世界很烂,至少我们在一起

世界很烂,至少我们在一起

小猫流文化总编瞿欣怡专栏,以阅读为主,包含性别主题、女性作家、俐落、坦率,绝不扭捏作态。阅读应该是有趣的,让我们一起从书本中得到力量。

十三年前,心灵工坊出版了第一本小说《幸福™》:

一个生活乱七八糟却专做心理励志书的编辑艾德温,某天收到一本乱七八糟的神祕书稿《山上的课程》,书的内容是把所有心理学说混杂拼凑成一本书,书稿的封面却贴着可爱的小雏菊。

神祕的作者写着:「……这本书将把幸福赐给每位读者,它能助人减肥、戒烟,治疗赌瘾、酒瘾和毒瘾。它可助人内在平衡,释放左脑的本能创意能量,找到激 力,获得慰藉,赚大钱,享受生命,改善性生活。读者将变得更有自信、自立自强、善体人意、更有人缘、安详自足,并找到生活意义和目的。它是读者大众所期望和渴求的一切事物。它将给这个世界带来幸福。……」

稍有常识的编辑都知道以上的种种,根本是胡言乱语。艾德温毫不考虑就把书稿扔进垃圾桶,书却阴错阳差被出版。从那一天起,世界就失控了,因为大家都得到幸福了。卖烟卖酒的店家挂起牌子写:「钓鱼去」,他们不卖这种伤人的烂东西!接着工厂、商场也都关门了,大家都去钓鱼、去爱、去生活。天空下起小雏菊,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看似清澈时则朦胧的微笑,这世界没有悲伤、没有丑恶,只剩下微笑。

艾德温决定出发,杀了那个可恶的作者。一个只有微笑、没有眼泪、愤怒、恨的世界,太可怕了。

没想到以心灵成长书籍见长的心灵工坊,竟然会出一本嘲讽正向思考的书。虽然没有在市场掀起波澜,却在我心里留下一个疑问: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没有孤独寂寞冷,真的会比较好吗?

最近为了展现自己是个「成熟的中年人」,于是我不断压抑情绪、压抑愤怒,就算快要炸裂,也会像吞毒药一样,把髒话吞到肚子里。结果就是半夜失眠冒汗,所有的愤怒像汗水一样流不停。连续一个月下来,我发现「假装成熟稳重」不是什幺好事。

朋友的婚姻撞到小三大石头,也是在这样的时刻,她才流着眼泪回看过去二十年的爱情,其实已经走到枯燥不堪的境地,毫无可恋。他的丈夫也透过这个漩涡,看见自己原来不快乐,决心改变。

是这样的痛苦时刻让人长出力量,幸福的糖果也许能让人短暂快乐,但人活着,需要的是力量。

近几年这类「反省过度幸福」的书越来越多,最被讨论的就是左岸出版的《失控的正向思考》,第一章讲的就是作者罹患乳癌后,发现在乳癌团体里充满正向思考,不只要拥抱癌症,更瀰漫着「乳癌就是礼物」的可怕欢乐气氛。

我的前一本书《说好一起老》记录我女朋友罹患乳癌的过程。直到今日,我都不认为那是「礼物」,我们也无法「拥抱癌症」,我们只能努力坚强,偶尔流泪,试着在癌症的挑战下好好生活。一定有人是真心欢乐地说「癌症改变了我们的人生」,对于那样的无敌乐观,我只有欣羡,完全学不来,也不想学。

现实人生不是甜的,是苦的。《失控的正向思考》说:「真正的正向思考,是具有面对现实的勇气。」我们可以在清晨起床时,振臂为自己加油,但我们不该祈求一个完美无缺的世界,只能祈求自己平安度过这一天。

再来说说林育圣经营的「每天来点负能量」,实在够贱够爽。前几年超流行的热血经典:「梦想这条路,跪着也要走完。」可是林育圣告诉你「No、No、No,不管你有没有梦想,跪着都不能走完任何路。」又或者是「我爸爸常跟我说,做人不要一直跟人比较,一直输的感觉很差的」。虽然说的是「负能量」,其实根本是失控到宇宙尽头的超级正向思考啊。

然而他的脸书封面劈头就写:「一句中肯负能量,负负得正好心情。了解真实负能量,才能看懂这世界。」唯有发现真实,才能脚踏实地活下去。最近《每天来点负能量》也由时报出版集结成册,才预购就发现初估的首刷量不够,马上再版。

说到底,那些飘忽的幸福感、超级燃烧小宇宙的正向思考,真的很难让人感觉良好,好像我不正向点,我就对自己不够负责任。那种热情热血的正向思考,到底想逼死谁?

其实我们该认清「世界本来就不完美,我们碰到的挫折绝非特例,我今天踩到狗屎,明天一样会有人踩到,因为我们都一样倒楣。」想到这里,我失控地笑了,觉得好幸福,好安心。世界很烂,至少我们在一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