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案3年无下文‧老夫妻遭盗提7万

报案3年无下文‧老夫妻遭盗提7万(雪兰莪.甲洞3日讯)七旬老夫妻申诉,使用超过30年的银行联名户头在2005年无故遭人盗提,把他们接近7万令吉的血汗钱转帐至另一家的银行户头。两老在4年后才获知这晴天霹雳的消息,虽掌握转帐者资料等文件,但投报3年至今,警方还是以文件不足为由,未採取逮捕行动。两老在过去3年来在银行及警局来回奔波,年复一年地等待,让他俩感叹在百年归老以前,是否还有机会取回这笔血汗钱?来自增江北区的何天良(74岁)及潘瑞莲(69岁)透露,2人在60年代开设联名户头,一点一点地储蓄,希望日后可作养老金。退休后,户头存款接近10万令吉,两人省吃俭用,每週只从户头里领取5至50令吉作为日常生活费。2003年10月,他们曾到银行提出2万令吉装修祖屋,自此就再也没有领取超过500令吉的现金。直到2009年中,他们想二度装修祖屋,準备提出现金时,却被银行职员告知,两人早在2005年10月已签署同意把户头的7万1000令吉现金存入另一家银行的户头。血汗钱泡汤潘瑞莲指出,两人感到震惊。“七万多令吉全都没有了,这些是我们以前在外国‘跳飞机’赚回来的血汗钱,我们因为相信银行,所以才会把钱存在这里,为甚幺最后会发生这样的事?”她说,两人过去到银行领钱时都很小心,也不曾使用提款机,每次要用钱都是亲自到银行,填写表格、排队领钱,没想到却遭人冒签及盗提。在发现户头被盗提后,两人在亲友的协助下,分别向银行及警局报案。在苦等三年多,银行及警方仍未给予交代,他们只好向马华甲洞区会署理主席拿督王德荣求助,两人较后也在马华联邦直辖区一个大马工作队队长陈元虎及马华甲洞先锋队队长陈国永的安排下召开记者会,揭露此事。盗提者户头只留2千4天内遭人盗提7万1000令吉的毕生储蓄,盗提者只留下不到2000令吉让何天良及潘瑞莲养老,避免增加孩子的负担,即便已达70岁高岁,两人仍然在家工作,缝钉钮扣板,每月赚钱100至500令吉的微薄收入过活。至于祖屋的装修计划,潘瑞莲苦笑道:“只好算了!”奔波银行警局体重降7公斤潘瑞莲声称,两人每次想到户头被盗提,都会感到痛心。何天良因终日奔波于银行及警局之间,茶饭不思而日渐消瘦,体重在3年里降7公斤。潘瑞莲说,这都是他们的血汗钱,两人都希望银行可以儘快捎来好消息。两老无亲友住在无拉港根据何天良及潘瑞莲的户头帐簿纪录,两人在取出2万令吉装修祖屋后,户头剩下7万3104令吉39仙。两人之后,平均每週仅提出5令土或50令吉作为生活费。一直到2005年,户头在4天内遭盗提7万1000令吉。他们声称,未有亲友住在无拉港,甚至不懂无拉港在甚幺地方,更莫谈认识这名男子。安排见银行取文件警仍称资料不足负责与警方进行协调的陈元虎声称,去年11月,他曾安排警方与银行进行面谈,让一直表明文件不足,无法结案的查案官取得完整资料,没想到在记者会进行时,他再度联络查案官查问进展时,对方还是以同样的理由“交差”。“从去年11月到现在,如果还觉得文件不足,他们应自动联络银行,但查案官曾未有行动,这说明他们根本没有认真处理这个问题。银行那方面,却又要等调查结果出炉后才会作出赔偿,那要受害者等到甚幺时候?”他声称,经他向查案官施压后,对方已签应今天将致函予银行索取其余文件。指两老同意汇款给无拉港男子陈国永指出,银行声称何天良及潘瑞莲在2005年已签署同意书,并且在该年的10月24日及28日,分别将户头中的3万3000令吉及3万8000令吉汇入另一家位于无拉港的银行户头,户主是一名华裔男子。他说,银行已将这名男子的资料,包括电话、住址及转帐文件交给吉隆坡金马区商业犯罪调查组。银行方面也答应作出赔偿,但必须等至警方完成调查为止。“已经3年了,警方还未完成调查,我们在一年前接获投诉时,已不断向警方追查调查结果,但对方一再拖延,甚至有时还不接电话。”陈国永声称,在这起案件,他们已经给予警方足够的时间进行调查,如今已不容妥协,马华甲洞先锋队将协助致函予总警长,要求他们关注此事,同时也将向国家银行投诉,要求后者针对相关银行的作业程序进行调查。他质疑,盗提者冒充两人的签名,轻易取出大笔现金,突显银行在把关上出现疏忽,至为这是否是有意或无心促成,国家银行有必要作出调查。‧2012.05.04

相关推荐